局外人所批判看似法律制度健全下的种种冷漠的弊端,默尔索在特定环境下杀了一个阿拉伯人而被逮捕,而主人公认为自己的案子很简单,并不是故意要杀人(再我看来最多是自卫过当或过失杀人,但是在当时种种冷漠的制度下他被宣判了预谋杀人,说他为人冷漠没有人性。在调查案件的时候他们并不是根据案件的前因后果来调查,而是调查默尔索这个人,而默尔索最多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小职员,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没有一点危险性,他们就在默尔索把母亲送入养老院做文章,还因为他在母亲死后不想看遗容,在守夜时抽了一支烟,喝了一杯咖啡牛奶,而且没有哭,在下葬后的第二天和女友约会看电影等事情上冠上了毫无道德底线的帽子。由于这些生活细节是发生在杀人命案的人身上,司法当局就将他妖魔化。

而最有申辩权利的被告人却被被告律师代言,告知他最好不要说话,从此自己就成了本书中的局外人,自己的生死掌握在了一群看是无关的人身上,自己的辩护律师其实也是整个司法部门的一部分,而自己被司法部门置之事外,他在心底不止一次的问这TMD到底谁才是被告。